首頁 >
李宗浩、霍勇:發布CPR.D與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加固心臟驟停和急性心肌梗死生命救治鏈
2018-08-15

2018年8月12日,由中國醫學救援協會和中華護理學會主辦的中國心肺復蘇.心臟除顫(以下簡稱CPR.D)團體標準與中國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發布會在北京召開,會上正式發布中國CPR.D與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標準版和基層版)。會后,我們特邀中國醫學救援協會會長李宗浩教授和中國醫師協會胸痛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霍勇教授,共同梳理我國CPR.D和胸痛中心的發展歷程并闡述此次CPR.D和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發布的意義。

Q:請簡述我國CPR.D和胸痛中心的發展歷程?當前存在哪些問題和不足?

李宗浩會長:心肺復蘇起源于20世紀60年代,經過近60年的發展其技術和科學性已經逐步完善。很多國家將心肺復蘇列為基礎教育,在全民參與的氛圍下,心臟猝死生存率取得了極大改善。在我國,中國醫學救援協會、中國紅十字會等社會團體和各級醫院等醫療機構開展心肺復蘇的宣傳和教育也有幾十年的歷史。然而讓人遺憾的是,目前我國院外心源性猝死生存率不足1%,而美國則超過12%,這與我國的院外第一目擊者CPR實施率遠遠低于歐美國家密切相關。此外,我國CPR實施質量相對于歐美國家也有較大差距,研究顯示,我國心臟猝死患者在接受第一目擊者實施的CPR后,生存率較未實施CPR患者并無顯著改善。由此可見,除法律、文化、科普和傳播等因素外,我國心肺復蘇質量低下的最重要原因是缺乏CPR規范培訓。而自動體外除顫儀(AEDs)在我國的應用則更少,不會用、不敢用依然成為限制AEDs應用和普及的桎梏。確切說,“免責”沒有得到解決。

霍勇教授:從2010年,我國第一份關于胸痛中心建設的共識性文件《胸痛中心建設中國專家共識》發表到2013年發布中國胸痛中心認證體系;從2015年國家衛計委(現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提升我國急性心腦血管疾病急救能力的通知》到 2016年在中國心血管健康聯盟成立胸痛中心總部,確立3年推動1000家胸痛中心通過認證的宏偉目標。我國胸痛中心發展在近幾年取得非常大的進步,尤其是最近兩年來,胸痛中心通過成立分區認證辦公室、建立省級胸痛中心聯盟等方式,使目前我國胸痛中心通過認證數達到562家,另有3300余家醫院注冊胸痛中心,近3000家醫院啟動建設胸痛中心。2017年10月24日,國家衛計委發布關于《胸痛中心建設與管理指導原則(試行)》通知,充分表明國家對胸痛中心建設的支持和認可。可以說目前我國胸痛中心已經進入高速發展階段,但是,我們依然要認識到缺點和不足,雖然胸痛中心建設已經步入快車道,但面對我國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日益緊迫的救治需求,我們做的依然不夠。同時,如何解決急性心肌梗死救治不及時、改善區域協同能力、提升胸痛中心救治能力等問題也依然是胸痛中心建設過程中的重要議題。


Q:針對以上問題,應采取哪些措施予以解決?此次中國CPR.D團體標準和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的發布將如何配合所提措施的施行?

李宗浩會長: CPR和AED的應用不廣泛映射了我國急救急診的醫學救援行業的整體水平相對偏低的現狀,對創建和發展我國醫學救援事業,我們有歷史重任更有現實責任。

因此,針對上述問題個人有以下幾點建議:

  • 整體規劃我國醫學救援體系;

  • 充分發揮非政府組織參與醫學救援事業;

  • 創建我國醫學救援學科建設,加強醫學救援人才隊伍建設;

  • 大力開展對公眾的醫學救援知識、技能的普及教育,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規范社會培訓工作,按規矩辦事,按標準執行。

毫無疑問,中國CPR.D團體標準的發布對我國醫學救援體系的影響是深遠的,最為直接的影響便是對CPR和AED救援知識、技能的普及教育和規范應用的推廣,隨著CPR.D團體標準的深入推進,院外心臟驟停的救治技術會得到更廣泛的普及,這將為醫學救援體系的統一和規范化提供很好的借鑒。同時,行業內部自我管理模式將有助于更多非政府組織的參與和醫學救援專業人才的培養。

霍勇教授:當前,我們通過幾大方面舉措系統化的加速胸痛中心建設過程:

  • 建立各級聯盟,各級胸痛聯盟的建立更有利于推動當地政府及省內各方力量的支持,形成本省的急救體系;

  • 加大宣傳培訓,讓更多醫療機構認識到胸痛中心建設的意義,培訓更多患者了解胸痛急救常識,及時救治患者;

  • 推動各級政府、國家衛健委和各省衛健委行政主導并發文支持胸痛中心建設,并逐步落實到市縣級;

  • 加強質量控制,促進胸痛中心持續改進,提升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的速度和質量。

胸痛中心建設與評估團體標準是積極響應國家深度體制改革號召的重要舉措,該團標的發布對于心血管學科和心血管病急救有巨大的推動作用,它不但有利于我們加強質量控制,解決急性心肌梗死救治不及時、改善區域協同能力、提升胸痛中心救治能力等問題,從而保證胸痛中心的可持續性發展,還能很好地建立貫穿急性心肌梗死發病、轉院、救治全過程、全環節的標準化評估體系,讓更多患者和醫療機構看到胸痛中心建設的意義。此外,團體標準的建立還將提升各省級聯盟對該區域胸痛中心的管理強度和力度,基層版團體標準也將助力縣域和基層醫院胸痛中心的發展,與標準版胸痛中心形成完整閉環,全省合力共同布局,建立完善的區域急救體系。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將不斷細化,完善逐步升級為行業標準,更高質量的標準將推動各級政府、國家衛健委和各省衛健委行政主導并發文支持胸痛中心建設,形成急性心肌梗死救治體系的良性發展。


Q:在您看來,CPR.D急救體系推進與胸痛中心建設有哪些聯系?此次為何聯合發布中國CPR.D團體標準和中國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

李宗浩會長:院外心臟驟停搶救依靠“第一目擊者”反映及時、處置得當。“120”急救系統緊密連結。及時高質量的心肺復蘇、快速除顫、基礎及高級急救醫療服務、高級生命維持和驟停后護理;院內心臟驟停生命鏈則主要涵蓋監測和預防、識別和啟動應急反應系統、即時高質量心肺復蘇、快速除顫以及高級生命支持和驟停后護理。由此可見,無論是院外心臟驟停生命鏈還是院內心臟驟停生命鏈,其構成中都既包含了CPR.D的急救處理,又涵蓋了胸痛中心的工作重心。必須規范按標準進行心肺復蘇、心臟除顫,CPR、AED是十分成熟的技術。因此,CPR.D急救體系雖然與胸痛中心建設側重點不同,但兩者的聯系卻非常緊密。

此次CPR.D和胸痛中心建設和評估團體標準發布主體為中國醫學救援協會,我們希望在國家督導的前提下,行業內部不斷提升自我管理力度,自我管理力度的加強無疑將使行業更加透明、高效發展。同時我們也堅信3項團體標準的發布能夠相對完整的覆蓋心臟驟停生命鏈,提升因心肌梗死等造成的心臟驟停患者全程救治的能力,從而助力我國醫學救援領域發展。

霍勇教授:CPR.D急救體系與胸痛中心的工作任務是相輔相成的,CPR.D主要應用于院外急救階段,胸痛中心則在CPR.D急救后將患者的救治進一步延伸至院內急救:在院外心臟驟停生命鏈中,心肺復蘇后應轉向高級急救醫療服務,其中就包括120救護車等,轉入院內后對于患者的高級生命支持和驟停后護理大部分是通過溶栓、直接PCI等方式實現,這恰恰與胸痛中心的工作任務高度互補,且在胸痛中心的認證標準中,在院外和院內質控指標方面對心肺復蘇也有明確的指標,這更加體現了CPR.D與胸痛中心的“親密關系”。

以往,我們稱醫學救援為“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胸痛中心建設與評估團體標準與CPR.D團體標準聯合發布致力于將心臟驟停和急性心肌梗死等疾病的醫學救援常態化,即“養兵千日用兵千日”。同時,幾項團標的聯合發布必將有助于共同組建生命救治鏈,提升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救治率,將專業救治、院前救治和公眾普及連為一體,促進院內外專業結合,為實現與國際對接、標準輸出奠定基礎。

Copyright 2016-2017 AI I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 蘇州寬迪奧醫療科技有限公司
蘇ICP備16008393號-2     

...

×
...
香港特码资料网